江西省人民政府金融办公室

《风范》刊登我办黄清达同志回乡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2017-05-23 浏览次数:

《风范》2017年第4期(第23-24页)刊登我办黄清达同志回乡调研报告《老街呼唤新颜》。

 

老街呼唤新颜

省政府金融办      黄清达

 

赣西北山城修水是我的家乡。每次回到家乡,我都要到县城的老街走一走,看着老屋里那些斑驳的墙面、残存的标语、迷糊的告示、往日的招贴画、孩童的奖状,老砖旧梁间的那份乡愁分外浓重。近年来,西摆、胡家巷、余家巷等老街在县城改造的大潮中逐步退出历史舞台,来不及道别,来不及缅怀,便成为了渐行渐远的记忆风景。诚然,城市化进程不可避免,传统老街的消失是一种必然趋势,是城市发展的需要,也是城市经济水平的侧面表现,在某种程度上更提升了城市整体形象。老街该不该保留?老街在现代城市建设中,究竟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显然,这不是一个新话题,但却是一个必须要面对和不断深入探讨的话题。春节期间,笔者就此进行了调研。

黄土岭老街是目前修水县城仅存的集中连片的老街。春节期间,笔者再次走入这条老街,多数楼房已经人去楼空,有些房门上还贴上了封条,已不复往日的生气。对此,许多返乡过年的乡贤纷纷表示惋惜,有人说,“可以理解,老街已是危房一片,老屋的舒适度完全无法与现在丑陋但是实用的钢筋水泥洋房相比,不管多有保留价值,也不能要求乡亲依然住在这种破败的地方。但是,并非危房就不能保存修复,并非老宅子就不能发挥余热,这些现在人们并不在意的旧物,在未来有可能产生更大的价值。”还有人说,“历史和文化,不仅仅是我们的,也是我们子孙的,拆掉,就再也没有了,一个崭新的钢筋水泥的义宁镇,并非所有人都会喜欢。能够抚摸父辈的砖瓦,才是心灵的归属。宜居之地,亲情第一。”

那么,老街到底还有没有存在的价值?不解决这个问题,仅剩的老街老建筑终将消失殆尽。笔者认为黄土岭老街存在“独有的地方性特色、悠久的历史底蕴、巨大的旅游潜力、功能复合的载体”四个方面的价值:

一是独有的地方性特色价值。在建筑方面,黄土岭老街至今仍保存着“一街八巷”原貌,板壁结构的建筑、雕龙画凤的檀角、长条麻石的街沿、青石板拼镶的街面,这些历经百年锤炼的场所与空间处处显现出别样的古朴风韵,与如今的城市千城一面缺乏特色相比,历经风雨洗礼、久经沧桑的老街更具有独特的美。在人文方面,生活在老街的居民保留了完整的古社区生活型态,为省内城市所仅有、国内城市所罕见。

二是悠久的历史底蕴价值。黄土岭老街具有悠久的历史,自唐代辟为县治所在地至今,距今已有1200多年,是修水作为赣西北的门户要冲经济、交通、城市建设的历史见证。文物古迹存留较多,古祠堂有20余栋,馆院庙房10余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师部旧址也包含其中。

三是巨大的旅游潜力价值。修水文化旅游资源丰富,具有“绿色家园、红色情怀、古色艾城、特色风情”四种特色,自然景点有百里修河画廊被誉为中国最美的河流;人文景点有黄龙寺(禅宗五家七宗之一黄龙宗发祥地)、大宋“诗书双绝”黄庭坚故里和近代“陈门五杰”故居;红色景点有秋收起义旧址;非物质遗产有全丰花灯、宁河戏;亦是书法之乡、名茶之乡,宗祠祭拜、娶亲风俗、客家民俗等各种特色文化醉人;更有修水姑娌肤色细腻、水嫩甜美、秀外慧中,山水般灵动,宛如天仙。黄土岭老街以其历史价值、地方特色、文化内涵和区位优势,通过充分整合这些资源,采聚精华于其中,内生旅游价值巨大,具有成为全县旅游景点龙头的潜力。

四是功能复合的载体价值。在充分保护老街原有历史风貌的基础上,通过合理的规划,进一步完善服务设施,增加文化旅游项目,黄土岭老街可以打造成为集商贸服务区、滨江邻水休闲区、古城旅游体验区、传统民俗展示区、民间手工艺品集聚区于一体,历史文化与现代商业发展相融合的多功能历史文化名街。

黄土岭老街是修城真实的历史写照,是这座城市凝固的记忆和宝贵的财富,在规划城市、建设城市时,应该给予它一份特殊的关照,让它有一席之地,使修城这颗明珠既有现代的气息,又有历史的厚重,既催人奋进,又令人追忆。令人高兴的是,修水县领导班子对保护老街的重要性已有充足的认识,提出将老街保护与古城旅游开发相结合的发展思路,计划以黄土岭老街为核心“打造历史文化名镇、建设特色义宁古城、培育国家4A景区”,对此,笔者十分赞成。未来推动修城老街保护和开发,建议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一是将老街改造开发与现代金融手段相结合。探索建立旅游开发公司作为老街改造的运营平台和融资平台,树立“老街改造不仅是政府民生工程,更是文化旅游商业项目”的理念,以老街改造为核心项目,整合全县旅游资源进行打包融资。由政府拿出部分财政资金成立旅游开发先导基金,以此争取低利率的政策性商业贷款跟进,亦可采取PPP模式,吸引社会资本进行投资。参照“财园信贷通”模式,探索推出“老街信贷通”金融产品,由县财政安排专项资金作为贷款风险代偿保证金,以此撬动8倍的银行贷款额度,为落户老街内的文化、商贸、旅游小微企业提供信用融资支持。

二是将升级旅游产业与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相结合。老街的旅游开发应尊重本地历史文脉和人文文脉,可召集部分修城本地有名望的文化人组成专家顾问团,辅予一定的财政资助,并广泛发动社会志愿者,共同深度挖掘江西诗派和黄庭坚书法为代表的诗词书法文化、双井茶和宁红茶为代表的茶文化、秋收起义和湘鄂赣根据地为代表的红色文化、黄龙宗发祥地为代表的宗教文化、“宁河戏”和全丰花灯为代表的民间戏曲文化、祠堂为代表的宗族文化、修水赭砚为代表传统手工艺文化、修水哨子为代表的特色饮食文化以及“陈门五杰”和“双井黄氏”为代表的文化世家现象等非物质文化资源,建立修水民俗民居民间手工艺文化博物馆,将这些文化资源有机整合、融入到老街之中,一方面使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更好的保存和恢复,另一方面使之成为古城的文化灵魂、老街的靓丽名片,成为吸引游客的“看点”和“卖点”,打造修水旅游业的核心竞争力。

三是将建设义宁古城与打造宜居城市相结合。人与建筑的关系犹如鱼和水的关系,老街若失去居民,便也将失去其生命力。因此,打造义宁古城时,不仅要注重将古迹“修旧如旧”,同时也要注重恢复老街的居住功能,保留裁缝店、小卖铺、小吃铺、茶铺、客栈等传统商贸业态和民俗文化,重现前店后坊、上宅下店的传统景观,打造成为“住老街房、吃老街菜、上老街茶馆、听老街戏曲,像老街人一样起居生活”的城市居民休闲娱乐新去处。

“大江以西山水之秀甲,天下洪州分宁钟秀居多”,这个曾经偏僻的山城诞生过黄庭坚、陈寅恪这样划时代的文化巨匠,是真正的钟灵毓秀之地。笔者坚信,有党的领导,有政府的帮助,经过这里后人的努力,老街一定会焕发新生,走出一条保护和发展共生的新路子。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