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

盘点交易场所清理整顿的政策 看金交所的监管趋势

发布时间:2019-04-11 浏览次数:

本文汇总了自2017年1月9日证监会宣布开展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工作以来关于金交所的一些政策,这些政策有些属于流传出的内部文件所显示的内容,本文并不对真实性负责,只是供大家参考。而且,本文的内容更多地偏向金交所制度构建方面,并做相应的解读。

一 、营业范围与定位

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不得开展“一行三会”监管的金融产品交易,如信托受益权、私募基金、私募债等,可以开展非上市金融企业产权转让,地方政府监管的小贷、担保等资产转让业务。(来源:4月21日,证监会打非局副局长李至斌主持召开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及区域性股权市场监管工作视频会,会议形成了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工作领导小组简报)

解读:在37号文与38号文中的“六不得”条款中,虽然禁止交易场所从事保险、信贷、黄金等金融产品交易,但是意味着金交场所可以开展除这几项产品以外的其他“一行三会”监管的金融产品。然而,京东白拿事件与招财宝侨兴债违约事件,使得监管部门意识到必须对地方金交场所开展私募债、私募基金与信托受益权这些本该属于“一行三会”的产品作出禁止性规定。同时监管部门也明确了金交场所可以从事两类业务:一类是开展非上市金融企业产权转让,包括国有的与非国有的,这类业务是从产权交易所中剥离出来的,但是大多数金交场所受限于流动性问题并没有动力去开展此类业务,其中的利润也不大;另一类是地方金融办主导监管的金融产品,包括小贷资产与。从此类产品也可以看出,监管层对金交场所的定位之一为各地金融办监管产品的流转平台,其交易的产品须为“一行三会”监管的金融产品的补充,并不是完全的非标资产流转平台。

二、行业容量

各地区要以是否有利于服务实体经济为标尺,尽快推动交易场所按类别有序整合,原则上一个类别保留一家;要从严审批交易场所,“回头看”期间不得再批设或变相设立新的交易场所;“回头看”工作结束后,按照原则上一个类别一家的要求,不应再批设新的同类别交易场所。(来源:2017年5月5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福建召开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工作交流会)

解读:此处透露了某些交易场所存与废的一个重要尺度与原则,即是否服务于实体经济,对于那些脱实就虚,纯粹为了炒作,不负责任的交易场所将给予坚决关闭。

按照一个类别一家的原则,全国未来的金交所只有31家,而现在的金交所数量至少有60多家,至少关停、整合一半,证监会有多大权限与力度、地方政府、国企、民企巨头有多大意愿去整合成为关键问题,相关利益方的博弈可能使得整合变得漫长,最后不了了之。像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金融资产交易市场、信用资产交易中心等类金交所的公司会进入清理整顿的范围吗?如果没有,未来将又会是“一茬一茬的韭菜”。

三、交易方式

金交所停止将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后发售给投资者,只能将权益进行整体转让。对于已出售的权益资产,可由资产出售方进行回购等方式,逐步实现产品下架。(来源:《关于做好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前期阶段有关工作的通知》)

解读:如果金交场所的产品真如上面所说,只能一对一转让,短期内将会使得金交所的产品流动性将会大幅下滑,成交量出现断崖式下跌。另一方面,这好像与37号文、38号文的“六不得”条款相矛盾,后者是允许权益持有人在200人以内的,只是不允许均等份额发行。

引用某中部某金融资产交易所从业人士的观点:金交所不对权益拆分,而进行整体转让,才是金交所挂牌转让平台的本质作用。至于权益的原持有人一次在交易所平台挂牌转让多少自己的权益,在原权益不是专属性整体不可分割的前提下应该是可以自己自由决定的。交易所平台不应该是拆分资金归集平台,原权益人自己做的拆分分批挂牌应该是可以的。最终权益人一次挂牌一批权益,单个成交。如果真是整体转让,以后就剩下几个大平台,告诉权益人如何操作挂网交易流程和手续,原权益人自己操作挂网代售,投资人自己选择认购就完事了。全国一盘棋,资金与项目对接省略了信息不对称导致的中间人拿差价的情形。大平台只需培养专业设计融资方案的人才就行了,这需要很大的魄力。

四、金交所与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

1、做好互联网资产管理的清理整顿工作。凡是金融活动就需要获得牌照在资产管理产品的发行、交易,销售环节,均需获取金融监管部门发放的牌照,否则就是非法金融活动,这是资管领域清理整顿工作基本原则。目前互联网资产管理活动的典型做法是各类地方交易场所与互联网企业合作,将各类金融资产拆分并向公众发售,对此要抓住地方交易场所的源头,将其纳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活动,由证监会指导督促各地抓紧进行整顿,停止增量、逐步化解存量。此外,通过互联网从事资产管理业务的行为实际上具有公募性质,由证监会研究明确其应遵循的规则,此外,领导小组办公室抓紧研判重点案例的业务性质,并尽快整顿规范。(来源:2017年3月23,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组长、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主持召开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形成了《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简报》)

2、禁止网贷平台资产端对接金融交易所产品、对接融资租赁公司产品、对接典当行、对接保理公司、对接小额贷款公司、对接担保公司等其他形式。(来源:北京金融监管部门向辖区内网贷平台下发的《网络信贷信息中介机构事实认定及整改要求》)

解读:自2017年8月24日的网贷管理办法出台以来,为规避大额标的的限制,不少网贷平台纷纷与金交所合作,借金交所的通道达到发售大额产品的“合规性”。但是存在达不到投资者适当性要求、底层资产难以穿透以及产品链条复杂的问题导致蕴含着不小的风险。在此背景下,北京的金融监管部门首先从网贷的角度禁止其对接金交所产品。在最近金融强监管的大背景下,未来势必会在全国切断金交所的通道功能。

五、投资者适当性

(广东)省各有关部门要出台完善各类交易场所监管办法,对各类交易场所投资者尤其是自然人投资者的适当性管理提出明确标准。(来源:《广东省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领导小组会议纪要》)

解读:不管是在37号文、38号文,还是在已经出台交易场所管理办法的19个省市中,除广西与宁夏两地对投资者适当性作出规定以外,其他省市均没有在省市级层面制定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制度,而是将制定权限下放给了各交易场所,各金交场所为了做大做强业务,其投资者准入门槛几乎没有,或者即使有,也是在走形式。其中,宁夏要求投资者入市开户时保证金账户可用资金余额不得低于10万元,广西要求:1、个人名下的各类账户、资金账户、资产管理账户总额不低于人民币30万元;2、具有最近两年以上的证券交易成交记录。此次广东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领导小组会议纪要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如果再放任不具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特别是个人投资者进入交易场所,则有可能酿成区域风险事件,所以广东拟首先分门别类地从省级层面制定各类交易场所的投资者(特别是自然人投资者)准入管理办法,堵住政策的缺失漏洞。

六、最新的地方交易场所管理办法

四川最新的交易场所管理办法规定:1、建立交易场所专家咨询委员会,负责对交易场所准入、制度设计、内控安排等重大事项提出专家意见。2、原则上不重复批设同类别交易场所,不在县级设立交易场所。推动现有交易场所按类别有序整合,原则上一个类别一家。3、权益类交易场所注册资本原则上不低于3亿元人民币。均应于成立之日起3年内缴足且开业时实缴资本不低于1亿元人民币。实缴资本应为货币出资。4、交易场所注册地、实际经营地、服务器所在地应保持一致。5、交易场所应当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独立董事人数不得少于2人,且不得少于董事会人数的1/3,其中至少包括1名法律或财会方面专业人士。(来源:5月9日,四川省法制办网站发布的《四川省交易场所监督管理办法(草案代拟稿)》)

解读:四川省作为2017年1月9日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后的第一个出台,也是自37号文、38号文以来第19个出台综合性交易场所管理办法的省份,其内容别具一格,在以上五个方面很具有新意。其中有两点值得说明,第一、四川坚持每个类别的交易场所只有一家的同时,强调不在县级设立交易场所,防止交易场所的泛滥;第二、为保证交易场所服务于地方经济,防止申请设立交易场所的主体跨地区套取交易场所牌照,要求交易场所的注册地、实际经营地、服务器必须保持一致。

等证监会牵头的“回头看”工作结束后,各省市可能会出台交易场所管理办法修正版,或者全国出台统一的交易场所管理办法。那时,四川省此次出台的交易场所管理办法就很非常具有借鉴意义。

总结:随着交易场所清理整顿的深入,各个监管部门、各省作出的规定与标准使得金交场所行业框架初见端倪,如营业范围、定位、经营区域、公司治理、行业容量、投资者适当性等等。当然,在这些散见于各个文件中的规定之间,存在着一定的矛盾,其逻辑还不是太清晰,若以上这些方面加以完善细化,并形成了专门的金交场所管理办法,金交行业将会在规范中发展。

(来源:网贷之家官网)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